L先生.

深度腐.√
会听bl抓和乙女抓
声控.√
很狗什么都不会.√
吹爆洋洋!!!
想扩列.企鹅号1501410863
大概没了

短篇Fin.【安雷向】媳妇儿是吃醋狂魔怎么办?

我咋被屏蔽了???这清水啊???
安哥有点小流氓【捂脸】
雷总傲娇属性
剧情老套,无脑甜饼
可以当做《Care♂》的后续来看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凯佬跟雷总是一个班的……稍微列举一下可能会出现的人……以后可能还会写后续x】
大三的:安迷修,小柠檬,艾比,紫堂陆,紫堂林,鬼狐大人,莱娜小姐……
大二的:雷狮和他的学习小组【呸】,凯佬,埃米,金,格瑞,天才九岁儿童和他的红绿灯组合,紫堂幻……
没写完作业的萝北实力爆肝
ooc渣文笔依旧
一起摇摆!👇
——————————————————————
雷狮是安迷修低一个年级的学弟,也是他前不久刚交往的对象。

在上次约会意外事件之后,他们便开始了同居生活。

“恶党,今天我有个同学过生日,我马上出门,可能会晚点回来。”

“哪个同学?”

“紫堂林。”

“噢,我十点锁门,自己看着办。”

“知道了老婆大人。”

“日。滚的越远越好。”

“嘿嘿嘿要日只能日你呀。”

“快滚快滚!”躺在床上看手机的雷狮随手抄起一个枕头就往正在打领带的安迷修身上砸,安迷修伸出手接住软软的枕头,放回床上。

“乖啦,爱你💝”他轻轻吻了一下嘟着嘴的雷狮,然后穿上西装外套就出了门。

很快就到了预定的酒店,安迷修理了理衣领,走进包间。

“哟,学生会长大人来的这么晚?”紫堂陆不怀好意的看着安迷修。

“啊……抱歉……”

“来晚了可是要罚酒的呢。”紫堂林附和着哥哥的话,倒了一杯酒递给安迷修。

“这个…呃,在下不会喝酒。”

“啧啧啧,这可是寿星提出来的要求噢,会长大人不答应的话不太好吧?”紫堂陆咂咂嘴,满脸看好戏。

安迷修脸色有点发白,他酒量可不好,当时雷狮带他撸串给他灌了点酒,当天他都是直接被雷狮扛回去的,他可不敢在这么多人面前出糗。

“那……就少喝一点。”紫堂林虽然想看好戏,但想到那位泼辣的小学弟——万一安迷修出了点意外,雷狮可能挥起锤子就会往自己头上砸。啧啧啧,这种后果还是不要乱想的好。于是,紫堂林拿了个30ml的小量杯,往里面倒了半杯酒,示意安迷修喝下去。

既然寿星已经让步了,那安迷修再推辞就显得很不给面子,他只好举起量杯一饮而尽。

“嗯,那现在人都到齐了,我们先来玩一些游戏吧~寿星意下如何?”鬼狐露出狡诈的笑容,拿出一副卡牌摊在桌面上。

“噢?好主意,国王游戏?”林饶有兴趣的把牌拿起,看到惩罚内容,不禁又咂了咂嘴。

“正是。”

每个人都拿到了牌,莱娜看了看手中的王牌,又偷偷看了看鬼狐的牌……梅花三。

“谁是王啊?”小柠檬看了看手中的红心六,有些焦急的问道。

“我。”莱娜站了起来,思量了一下,从惩罚内容那叠牌中摸了一张牌,看清上面所写的文字后,不仅皱了皱眉。

这种事情肯定不能让鬼狐大人去做。

莱娜将惩罚牌公开,一边说:“方片五亲吻红桃七。”

拿到方片五的安迷修抽了抽嘴角,艾比小姐更是直接跳了起来:“什么——本小姐是红桃七!谁是……”

“我。”安迷修叹了口气,艰难的吐出这个字。

安莉洁松了一口气,悄悄拿出手机,打开跟凯莉的对话框,仿佛要做什么不可告人的大事。

“啧,都九点半了。”躺在床上的雷狮翻了个身,不满的咂了咂嘴,平日里这个时候安迷修总是在他的眼前,或是亲亲抱抱耍耍小流氓,或是犯傻犯二讨他欢喜,就算是打架——也是在他面前啊。

此时,雷狮的手机响了。
嗯?凯莉?
手机显示是图片信息,雷狮点开图片,突然生气的坐了起来。

日。这个傻逼居然去亲别人?而且还是个弱鸡?

雷狮黑着一张脸,把手机摔下了床。

安莉洁转转眼珠,呐,雷狮现在的表情应该很精彩吧。她好像意识到自己做的事带来了什么后果,悄悄的提醒安迷修:“安哥,你家那位现在可能很不开心噢。”

“什么?雷狮他怎么了?”安迷修本来还在开心的跟他们聊着天,听到这句话,整个人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

安莉洁不语,给了他一个怪异的眼神。安迷修突然有几分不安,连忙拿起包:“那个,抱歉各位,在下家里有点急事,先告退了,抱歉抱歉。”

“噢?毕竟是有家室的人,果然就不一样啊。你说呢,林?”紫堂陆笑了笑,看着安迷修离开的背影,又摇了摇头。

安迷修连忙赶回家,一拿钥匙扭开门就往里面张望:“雷狮?媳妇?”

“媳妇你怎么啦?”安迷修看着闷闷不乐抱着枕头的雷狮,连忙扑了过去。

“别碰我。”雷狮不悦的说,“你不是要亲那个红呆毛吗。”

“红……啊艾比小姐?”

“艹你妈。你继续跟你的小姐亲亲我我啊。”雷狮又拿起枕头朝安迷修砸了过去。

安迷修大概是意识到雷狮在吃醋,没有躲开枕头。

“老婆大人,我错了。我不该跟别人亲密的,即使是小姐也不会了。”
“老婆大人,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亲小姐的手背了。”
“老婆大人,要在下亲亲嘛。”

“滚。”

安迷修一脸犯错的小表情委屈巴巴的看着雷狮,扑通一下跪在了地板上。

艹。这个傻逼不怕疼啊,他不怕老子还心疼呢。
雷狮当然不会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只是眼神悄悄撇倒安迷修身上。
日。要不要一言不合就解裤腰带啊,西装下跪还扯皮带犯规了啊!

安迷修大概是注意到了雷狮瞪大的眼睛,黏哒哒的说:“媳妇儿原谅我了嘛~”

“傻逼。”

“那就是原谅了嘛,亲亲!”安迷修笑嘻嘻的爬上床,将雷狮扑倒在床上。

地板上的皮带表示mmp【呸】

“傻逼你衣服怎么不脱?”雷狮的本意其实是说安迷修的外套脏了,不能爬到床上来,但安迷修却理解成另外一种意思——

“嗯?老婆想要看我脱光……”

雷狮一个巴掌甩了过去,却被对方牢牢握住。

安迷修另一只手扯着领带和外套,被扔到地上的西服和领带同样表示mmp【呸】

“死流氓。”

“反正老婆你喜欢就够了。”

“谁他妈喜欢你个傻逼玩意儿?”

“你。”

“混蛋……我还没原谅你!快滚快滚。”

“干你干到原谅我?”

“日……”
他妈的,又被强吻了。
这傻逼骑士什么时候吻技这么好了……
嘶——
他舌头好软…

“不吃醋了好不好?”

“去……”
去你的,你是亲吻狂魔吗?
身子该死的在发软
妈的……

“还生气?”安迷修用脸蹭了蹭雷狮。

“你是狗吗……”
哇老子日你全家
又他妈亲上来
虽然老子不讨厌吧……
但你他妈能不能不要这么缠绵啊……

雷狮第一次后悔为什么之前嫌弃安迷修不跟他亲亲。

“亲到你不生气噢。”

“得得得——我不生气了你快滚去洗澡。”

“真的?”

“难道还是煮的?”雷狮没好气的推着安迷修,日,推不动。

“好的媳妇遵命媳妇。再啵一个好不好嘛~”

“知道了知道了”雷狮搂上安迷修,轻轻咬了咬他的嘴唇。
“喜欢你。”
雷狮呢喃道。

Fin.

评论
热度(72)

© L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