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先生.

深度腐.√
会听bl抓和乙女抓
声控.√
很狗什么都不会.√
吹爆洋洋!!!
想扩列.企鹅号1501410863
大概没了

短篇Fin.【安雷向】专属骑士

骑士长安x皇子雷
关于成人礼还有骑士礼节方面不是很懂。。只是单纯想用。。请不要谴责
至于宣言用英语纯粹为了装逼✧*。
废话不说了
没车
渣文笔
ooc依旧。
越到后面形象越崩
别嫌弃
来吧👇
————————————————————
今天是雷王星三皇子的成人礼。

雷狮并没不觉得成人礼和平时有什么不同。非要说的话,大概就是要听话一些,在那些元老面前装作是个懂事的皇子。

然而,听话乖巧一向就不是我们雷大爷的作风。他穿着正装坐在宫殿最高处,尽管翘着二郎腿,手一下一下叩击在旁边的桌面上,但仍然无法遮挡他高贵的气质。可谁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呢——没准会在元老们面前搞一番大事。

“雷狮!把你的头巾摘下来。”正当雷狮思量的时候,雷王把加冕用的皇冠和权杖放在礼台上,对雷狮说,“快点拿下来,被臣子们看到肯定又要说三道四。”

“呲,管我毛事。”

“不准胡闹!”

“你管我?”

雷王叹了一口气——再怎么也不可能让这个放荡不羁的孩子好好听话的。
他只好作出让步:“不摘也罢,那成年礼上能不能不要出岔子?”

“蛤?这是我的作风么?”

“最后一次。最后一次行不行?今天过后我就不管了。”

“知道了。”雷狮挥挥手,示意他会做到。
“真无聊。”他小声嘟嚷。

很快,各位元老和臣子纷纷入座,在台下等待成人礼开幕。

这些死板的程序真是无聊。雷狮如是想。
他微微抬头看向透明的宫顶,已是夜晚了。月明星稀。

呲,星星少的像那几个老头子的头发。

雷狮不满的想着,正想找佩利和帕洛斯他们来砸场子时,住持却走上殿台,宣告说:“既然今天是三皇子的成人礼,那么按照皇室的传统,雷狮殿下将会配备一位专属他的骑士。”

“什么——”雷狮横了横眉,感情这是变着法子的管制他?还没来得及发脾气,一个穿着骑士便装的年轻人就走了进来,单膝跪下行礼:“参见三皇子殿下,在下名为安迷修,从今往后是您的专属骑士。”

“什么嘛,这笑容真二。”雷狮又是小声嘟嚷。他见过安迷修,他看上去是个温柔的家伙,对于成为正式的骑士一直很向往。以前也没有仔细看他的脸,只是觉得这个人似乎还不错。现在坐于高处仔细端详,尽管浑身上下散发着中二气息,但是……这脸蛋似乎还不错?出于看好戏的心态,雷狮仍坐在他该坐的座位上。

没有注意雷狮的表情,住持继续念起了册封誓词:
“Be without fear in the face of your enemies. 
Be brave and upright that God may thee.
Speak the truth even if it leads to your death. 
Save God the helpless. 
That is your oath. 
And that so you remember it. 
Rise a knight! ”

安迷修仍单膝跪在地上:
“I will be kind to the weak. 
I will be brave against the strong. 
I will fight all who do wrong. 
I will fight for those who cannot fight. 
I will help those who call me for help. 
I will harm no woman.
I will help my brother knight.
I will be true to my friends. ”
他顿了顿:
“I will be faithful in love. ”

我将对我的所爱,誓死不渝。

什么啊,这傻逼骑士的英语腔还挺好听的。

至于那个住持还说了什么,雷狮也懒得去听了。成人礼很快结束,使者将元老们带到餐厅享受晚宴,殿堂里只留下雷狮和安迷修两个人。

安迷修站起身来,走到雷狮旁边伸出手要搀扶他:“皇子殿下,请随我去餐——”

话还没说完,他的手就被雷狮用手重重的拍了一下:“喊我雷狮。”

“可是——”安迷修皱皱眉,皇室不应该很懂礼貌吗?

“别废话,在我面前不用讲究这些狗屁礼节 。”

“雷……狮?”安迷修小嘴一歪,有些别扭的喊出对方的名字。

“嗯。现在给我烤烤串吃。”雷狮满脸理所当然。

“可是——”

“你不是我的人了吗?”雷狮眯了眯眼睛,手附上安迷修的脸颊,凑近道,“难道——你想用另一种方式喂饱我?”

“皇……雷狮还真是喜欢开玩笑啊,啊,哈哈。”安迷修再怎么也是个21岁的成年人了,至于这种用邪恶语气说出来的“潜台词”,他还是听得懂的。

“那还废话什么,快点,我饿了。工具在右数第三个柜子的隔层里。”

安迷修无奈的看了看翘着二郎腿的雷大爷,拉开了右数第三个柜子。里面有一个深颜色的小方格,安迷修将突出的方格摁向里面,果然有一个隔层。

“哎呀哎呀,没想到雷狮殿下居然还是个恶党?”拿出一堆烤架以及食材之后,安迷修惊讶的发现了一本小册子——封面写着海盗日记。

“艹。快给老子放下。”雷狮懊恼的站了起来,一个劲的后悔为什么没有把这本小册子放在其他地方。

“遵命遵命。殿下,爆粗口可不是乖孩子呢。”

“我日你大爷安迷——”雷狮觉得眼前这个人微微的笑容竟然有些说不出的意味,总之以前从来没有感受过……是温暖吗?他自恃不需要这般温暖,却是对此感到气愤,没有由来的气愤。

骑士走到皇子面前,用手指抵住了他的嘴,眼神中散发着几分凌厉的气息:“殿下不可以爆粗口呢。”

“若是我不答应——”话音未毕,他的唇却贴上了一个软软的东西,将他接下来想说的话封锁在嘴里。

“以吻封缄,终身为祭。”

似答非答,使雷狮有点恍惚。
他心中有股异样的悸动,却无法描述。
雷狮觉得这个人能给他带来安全感。
他自己的坚强放肆,不过是在掩饰内心的脆弱。
他也需要关心啊。
他也好希望别人能对他温柔以待。
他也有孩子气的资格呀。

“喂,安迷修。”雷狮的声音闷闷的,竟听出一丝撒娇的意味。

“……殿下你怎么哭了?在下……在下不是故意的……”安迷修看着雷狮好看的双眼蒙上水雾,语气不禁有些慌乱,他不知所措的微微附身,用纤长的手指拭去雷狮眼角边的泪水。

“殿下?”
“雷狮?”
“……”
“宝宝?”

雷狮猛地抬起头,像是被这个称呼吓到了。
还从来没有人这样喊过他。
但这样的称呼从安迷修嘴里说出来……
还挺好听的。
雷狮又撒娇似的伸开双臂:“抱。”

安迷修搂住温顺的小狮子,在他额头上轻轻烙下一吻,微微笑着:“还真像个小孩子啊。”

“嫌弃?”

“怎么会呢,殿下最可爱了啊。”

“不要叫我殿下。”

“知道了,宝宝。”

“切。我才不稀罕……歪,我说,你刚刚对我做了那种事情,是不是该对我负责?”

“什么嘛,早就在刚才,我就是你的人了呢。”

“我是说——”

“知道了,那种负责,我也会尽职噢。”

又是温暖的微笑,真好。

“我不饿了,抱我睡觉。”

“好好好。”安迷修将雷狮/公主抱起,亲了一口,“宝宝晚安。”

“晚安。”

【是公主抱不是抱雷狮公主的嘞!】

评论(2)
热度(32)

© L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