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先生.

深度腐.√
会听bl抓和乙女抓
声控.√
很狗什么都不会.√
吹爆洋洋!!!
想扩列.企鹅号1501410863
大概没了

短篇Fin.【安雷向】这次不会再还回去了

突如其来的小脑洞,就写成故事好了。。。比较短小嗯。。没有车
我是一个取名终结者,所以不要太在乎标题
警长安x怪盗雷【真是个俗套的设定,连台词都会很像的吧】
可能攻受描写的不太清晰
但是
安哥是攻!
希望喜欢❤
同样是ooc并且幼儿园文笔
如果接受的话那么就开始吧👇
——————————————————————
最近总有些很著名的文物被盗,刚升职为警长的安迷修手头可是忙碌的很。

“安队,l区的博物馆又出现了文物失踪。”安迷修还在做上一份案件的结案报告,听到这个消息,他微微抬起头,皱了皱秀气的眉,放下文案,顺手从衣架上拿下出警制服穿在衬衫外。

“什么时候的事?”

“昨。。昨晚”

“怎么这么晚才说?”

“这个。。。分区今天早上才报告文物丢失,所以。。。”

“别说了,走吧。”

安迷修刚迈出警厅,又有一个穿着制服的小警察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

“安。。安队,l区那个博物馆馆长说,文物找。。找回来了。”

安迷修又一次皱了皱眉头,问:“什么情况?”

“馆长刚刚突然告诉我们说丢失的那把古剑又回到了展柜里,录像被人破坏了,找不到线索,指纹没有采取到,连脚印都没有。”

“馆长还希望我们调查下去吗?”

“馆长的意思是,不要让外界知道博物馆被盗。”

安迷修张开嘴还想说什么,但是欲言又止,只是摇了摇头,重新回到办公室整理文案。殊不知,警厅对面的高楼上,有一抹黑色的身影蹲在楼顶,似笑非笑的看着警厅门口。

时间不早了,安迷修放下笔,揉了揉太阳穴,此时,办公桌上的座机响了。

“这里是警局总部,我是安迷修,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阁下的吗?”

“安哥,我是e区的埃米,我们中心的博物馆也失窃了!”

“怎么又。。。啊是什么时候的事?”安迷修无奈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飞快地拿起笔记录基本情况。

电话另一头又传来一阵敲门的声音,安迷修隐约听到是一个下属在向埃米汇报情况。

“啊不好意思,又麻烦安哥了,丢失的东西已经找回来了。”

“这几天怎么总是有这事情发生。。。真糟糕。。”一向温和的警长大人也不禁有些烦躁,他用笔轻敲着桌面,对埃米说,“时间也不早了,埃米你也早点休息吧。”

“好的安哥,你也是,要早睡。”电话另一头没有了说话声,只剩下“滴——滴——”的忙音,安迷修把听话筒放回座机,整理好办公桌后便回到家去昏昏沉沉的睡下了。

接下来两天,安迷修又陆陆续续的接到了i区,s区和h区的博物馆文物丢失事件,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每次在他刚接到案件之后,文物就会回到博物馆。

几个区的馆长都不愿意将这件事情声张,也不希望安迷修继续调查下去。虽然没有出警,但是安迷修还是非常疑惑——这么恶劣的事情到底是谁做的呢?

他拿起办公桌上这几次记录的废稿,瞄了瞄上面写的东西。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他的瞳孔突然缩小了,随即又立刻放大。他把稿子摊开,看着最上面一行——文物遭窃的区号。由于是按顺序摆放的,所以能很明了的看出——l区,e区,i区,s区和h区。尽管这似乎还没拼全,但他脑中已经跳出了一个人的名字——雷狮。

按照手法,这次案件应该是同一个人所为。雷狮——这可是警界的风云人物。他是一个怪盗,手法令人摸不透,作案几乎不为财产,至于到底是为什么,至今没有人知道,就算有人知道,应该也不敢说出来吧。这几年来一直没有他的消息,警方几乎以为他已经隐退了。

只不过,安迷修惊讶的原因远不止此。对于警方来说,这样的怪盗无疑是他们的对手。但对于安迷修来说,雷狮跟他的关系却没那么简单。他们两个是大学同学,安迷修向雷狮表白过,他们在一起了三个月。三个月之后,雷师就不知所去,班主任只说他有事,退学了。

曾经有一段时间,安迷修就这样沉浸在这段阴影之中,他害怕再也得不到雷狮的消息。直到听说,江湖上有一个怪盗叫做雷狮,他甚至还通过很多方法想要这个怪盗的照片。最后只得到了一张披着斗笠戴着口罩的模糊照片,但安迷修坚定,这就是他的雷狮——那张照片固然模糊,而且是在黑夜里拍的,但是那双深邃的紫色眼睛,是他永远也忘不了的。那简直是世界上最美丽的颜色了,从雷狮的眼中,安迷修仿佛能看见星辰大海。他曾亲吻过雷狮的眼睛,轻轻的,温柔的,仿佛自己亲吻的是珍宝——属于他一个人的珍宝。为了得到更多关于雷狮的消息,他转学去了警校。警察总有比别人更多的消息来源。

如果猜想没有错的话,那么,他的心念之人接下来会出现在i区——很巧的是i区最大的博物馆分两个场馆,上次被窃的是东面的,那这次——安迷修抓起衣服就向外跑,骑上自己的摩托车就向i区驶去。

很快就到了西面的博物馆,安迷修环顾四周,已经是黑夜了。月光似乎有点暗淡,不知道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安迷修猛地跳下车,向门卫出示了警方证件,随即冲向了最顶楼——博物馆的顶楼是一个平面。

安迷修在楼梯上推开了顶楼唯一的小门。

那是一个黑色的身影。
熟悉而又陌生。
静静的站在顶楼中央。
斗篷。
帽子。
深色的头发。

月光还是那么暗淡,
却还是有几丝光芒落在那人的身上。

“雷狮。。。”
“是你吗。。。”
“雷狮。。。?”
安迷修控制不住自己的泪腺,站在那身影的背后,伸出双手搂住他。
“雷狮。。。”
“说句话好吗。。。”
“是你,是你的对吧。。。”

“笨。。找了这么久才找到呢。”
雷狮转过身来,轻轻抱着安迷修,蹭了蹭他的脸。
“乖,我回来了。”
“是我,我在这里。”
“还是跟以前一样傻啊。蠢货。。”

“恶党。。。”这是当年耳熟能详的称呼,专属于安迷修给雷狮的称呼。
“恶党。。。你害我找了你这么久。。。”
“恶党。。。笨蛋。。。我那么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啊。。。真是傻。”

安迷修把头埋在雷狮的肩膀上。

“傻子,我的斗篷都被你弄脏了呢。乖啦,我不是回。。。。唔!啊?!呜。。。”

安迷修抬起头,双手摁住雷狮的后脑勺往下压了一些,覆上他的唇,撷取这令他魂牵梦绕的气息,充斥着几分占有欲,他伸出舌头掠夺着雷狮的口腔。

“别。。。”雷狮只觉得自己快要缺氧,尽管离开了安迷修的唇,但牵扯出的一丝银线却显得色情。

“不准离开了。”

“好,但我还差一样东西。你要是不答应我去偷,我就不跟你走。”

“你说。”安迷修迟疑了一下。

“警长大人的心。”雷狮勾起嘴角,拉了拉安迷修胸前的领带。

“真是的。。早就是你的了。”安迷修左手搂住雷狮,另一只手点了点自己心脏的位置。

“这一次,我可不会还回去了。”雷狮的笑显得有些狡猾,将安迷修的右手从他心脏的位置移到自己心脏的位置。

“如你所愿。”

Fin.

评论
热度(20)

© L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